欢场小说_欢场沈欢颜秦漠飞小说

08VIP体育
当前位置:08VIP体育 > 言情推荐 >

欢场沈欢颜秦漠飞小说

欢场沈欢颜秦漠飞小说

发表时间:2018-04-02 11:29 作者:西极冰

08VIP体育 www.atvcatv.com 《欢场》是一部情感题材小说,为您提供欢场沈欢颜秦漠飞小说阅读?;冻⌒∷稻。呵榧敝?,我扑过去一把抱住了我妈,但她身子沉我抱不住,以至于我们俩都栽在了地上。

《欢场》精选

“妈!”

情急之下,我扑过去一把抱住了我妈,但她身子沉我抱不住,以至于我们俩都栽在了地上。

我妈昏过去了,我慌忙爬起来想把她扶起来,李护士立即飞奔过来阻止了我,“沈小姐你别动,我先看看阿姨的症状?!?

我看她凝重的样子慌了,连忙爬起来去找医生了。我明白她的意思,可能是怀疑我妈一着急脑出血了。我妈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,受不得这刺激的。

我把医生找来时,NICU病房前已经围聚了很多医生和护士,他们把我妈抬到了病床上,几个人正围着她在做四肢的按摩,个个眉头紧蹙。

忽然间,我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,像是又回到了三年前,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……

那时我毕业了,背着行囊拿着象征我荣耀的各种证书回家,本以为爸妈会做很多好吃的为我接风洗尘,谁知道面临的却是爸的不治之症。原来他们为了不影响我读书一直在瞒着我,而在我毕业归来爸就已经快不行了。

我无法形容当时那种感觉,像天要塌了一样!我更无法忘记到处借钱时遇到的冷漠,还有我从陈酒身下钻过去的那种屈辱,一直刻骨铭心。

而现在,我终于明白了那种感觉,是绝望、无助和恐惧!小凡病了,我妈也病了,如果她们有个三长两短的话,不知道我还会不会有勇气活下去。

妈和小凡同时被几个医生送进了抢救室,我站在门口望着抢救室上的灯泪如雨下。

我一直觉得我不算是个恶人,因为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做过伤害谁的事情,我不明白上天为什么对我亲人如此残忍,为什么不让我来承受这些该死的痛苦。

漫长的等候是种煎熬,我望着那盏如同幽冥灯似得指示灯,渴望它快点熄灭,又怕它熄灭。

大概是等到天微明的时候,抢救室的门开了,首先出来的是张医生,他是我儿子的主治医师。我走上前泪眼婆娑地望着他,全身都在哆嗦,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他拿下口罩吐了口气,捏了捏眉心才道,“沈小姐,跟我到办公室聊聊吧?!?

“……好!”

我抹了把眼泪点点头,不安地看了眼抢救室,跟着张医生来到了他的办公室。他给我倒了杯水,就坐在那里拧着眉沉默了。我一脸惊恐地看着他,怕他嘴里说出不好的消息。

“张医生,她们……”

“沈小姐,我从李副院长那边得到消息,老太太是小脑出血,可能是情绪波动太大所致,出血量不大,不用开颅,好好调养一段时间就会恢复。至于孩子……”

他顿了一下,瞥我眼又道,“已经确诊下来,是小儿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,并不是败血症?!?

我脑袋忽然“嗡”的一声,一下子什么都听不清楚了,只看得到张医生一张一合的嘴在讲话。

我脑子里只回荡着“白血脖三个字,觉得不可能,不太可能,小凡那么小,怎么会生这种病的?

“沈小姐你别担心,好在我们发现得早,按照目前的医学水平是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可能治愈的?!?

“可不也还有百分之五不可能吗?他那么小能逃得过吗?”

我情绪很不好,说话声音特别尖锐。我是个不祥的人,所以我不敢保证那百分之五的失败不会发生在小凡身上。

张医生蹙了下眉,把水杯推向我,“喝口水把沈小姐,孩子已经病了,你再难过也是没用的。作为一个医生,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治疗的?!?

“对不起?!?

意识到自己的事态,我也不敢再说什么了。张医生接下来给我分析了几种治疗方案,最终选定了两种最适合孩子的方案:诱导缓解治疗和造血干细胞移植。如果诱导失败,就做移植。

他让我和孩子的父亲都做一下血检,跟孩子配对一下,与此同时医院也征集能匹配的血型,以备后用。

离开办公室时,我仿佛被谁捏着喉咙一样无法呼吸,我的孩子,我才五个月大的孩子,怎么会得这种玻

回到抢救室外时,听到说我妈已经被送去了病房,小凡则又被送进了NICU里面,有李护士照顾。

于是我又来到了NICU外,李护士看我着急,就允许我换了无尘服进去隔离间了。小凡脑门上还挂着点滴,静静地躺在那里像个洋娃娃似得。

他长得特别的精致,五官轮廓分明,并不太像我。小胳膊小腿都还肉乎乎的,其实我妈把他照顾得很好,这次生病是意外。

我很想亲一下他肉肉的脸蛋,但我不敢,任何一点有可能给他造成感染的动作我都不敢做。我就站在病床边怔怔地看着他,看着看着就泪流满面了。

我恨那个让我怀孕的男人,但绝不恨这个天使般的儿子,或者,因为小凡的存在,我对那个未曾谋面的男人也不那么恨了。

“沈小姐,你别担心,凡凡的病肯定能治好的。我们医院技术在全国来说都屈指可数的,尤其是血液病这一块算得上是业界权威,你就放宽心吧?!?

“那个……李护士,这大概需要多少钱?”

“这个说不准,但几十万你要准备的?!?

几十万?

我下意识想到了郊区那套正在按揭的房子,卖掉的话可能有几十万,但卖掉的话,我妈和小凡又去哪里???魔都的消费并不低,要安定下来并不容易。

算了,我先不想这些了,只要她们都好好的,我哪怕粉身碎骨也不怕的。

“沈小姐,宝宝长得真漂亮,你先生一定很帅吧?”

李护士一句话挑起了我的心事,我浑身都不自在起来。如果我知道那男人长什么样,一定会找到他打他一顿。

我尴尬地别开头没回她,静静地看着小凡。他小嘴一噘就醒了,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我,忽然咧嘴一笑,伸出手要我抱抱。我伸出一根指头放进了他的手心,他一下子拽住手舞足蹈起来,特别可爱。

李护士看时间差不多了,就把温好的奶拿了过来喂小凡。他喝奶的时候我就走开了些,特别怕他感染什么。他就那样一边喝一边看着我,不哭不闹,乖巧得令我心碎。

我等到他喝奶后睡去才下了楼,来到了我妈的病房,她还在昏迷中,一张脸蜡黄无色,感觉随时都可能离我而去似得。她一定是太自责了心力交瘁,所以才倒下了。

回想起爸离开的这些年,她其实一直都不快乐。小凡的到来令她找到了生活的重心,却谁知他又病成了这样。

是我的错,我把自己毁了不说,也把他们带入了一片见不得光的世界。如果当初我不在那鬼地方上班,那么一切都不会发生。如果早知道小凡生下来会受这么多苦,我情愿当初不生他。

此时太阳已经升起来了,明明是那么绚丽的朝阳,我却一点感受不到它的温暖。我上前把窗帘拉上了,想让我妈好好睡一觉,她这些天太累了。

我给我妈也申请了一个特护,又到楼下交了五万块钱,这是我最后的积蓄的,但却杯水车薪。

我本想给甄晓东打电话借钱的,但一想到当年从陈酒身下钻过去的情景又打消了这念头。思来想去,我还是不打算跟场子里那些人开口,不想让他们知道我更多的事情。

回到病房时我妈已经醒来了,脑部没有受太大影响,一看到我就哽咽了起来。我走上前给她支起了床,把枕头垫高了一些。

我俯身给她垫枕头时,她忽然拉起了我的头发,“囡囡,你这脸怎么了?”

“上班的时候不小心摔了,被桌子划了一下,没事。对了妈,小凡病情很稳定,你不要担心?!?

我连忙捂住了脸上的邦迪,转移了我妈的注意力。我把小凡大略的情况告诉给了她,只是瞒住了他得的是急性血液玻

妈信以为真,长长吐了一口气,“就是难为你了囡囡,一个人照顾我们两个人,妈真没用?!?

“我不累,你就放心养身体吧。我给你申请了一个特护,晚上我加班的时候你有事就找她,好吗?”

“不要花那么多钱,妈没事,把凡凡医好妈就放心了?!?

“妈,看你说得,你们两个对我来说都重要!”

瞧着我妈眼底悄悄掠过的落寞,我心里头难受极了。她肯定特别希望我陪在她的身边,可我现在却无能为力。

我陪妈说了很久的话,离开医院时天色已经入暮,到处灯火阑珊。其实魔都的夜景很美,只是我没精力也没心情欣赏而已。

我回到家洗了个澡。一天一夜没有睡,我却丝毫没有睡。

上班了,曼丽好像不在,昨天我们俩吵得挺厉害,也不晓得她会不会借题发挥再来刁难我。

其实我很怕那种歇斯底里的女人,因为她们发起疯来什么都不顾。我寻思等会要如何去面对她,是要化干戈为玉帛,还是彻底让她低头。我刚想着,就瞧着她趾高气昂地和赵小淡一起出现在了门口,还阴森森冲我冷笑一下。

欢场

欢场

  • 评分:10
  • 简述:都市言情
  • 来源:优阅小说网
  • 作者:西极冰

从此,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。

Copyright © 2010-2017 08VIP体育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:沪ICP备13048246号